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书香江苏在线

搜索
热搜: 活动
微信
qq
weixin
书香江苏在线 首页 各地动态 省直 世界读书日,盲人阅读何时没盲区?

世界读书日,盲人阅读何时没盲区?

2021-4-26 09:29| 发布者: shiyun| 查看: 4029| 评论: 0|原作者: 周永金 李梦迪|来自: 学习强国

摘要: 睡前,10岁的先天性视障男孩张凌拿出读了一半的《中华上下五千年》,端坐在书桌前,触摸着书上的凸点,一指一指地“读”起来,嘴巴也不自觉地读出声。几年来,他“读”了上百本书,最喜欢的是历史类,因为“故事很好 ...

  睡前,10岁的先天性视障男孩张凌拿出读了一半的《中华上下五千年》,端坐在书桌前,触摸着书上的凸点,一指一指地“读”起来,嘴巴也不自觉地读出声。几年来,他“读”了上百本书,最喜欢的是历史类,因为“故事很好看,还能学到历史知识。”
  阅读,对很多人来说,是件很平常的事,但对于那些只能“听”与“触”的盲人而言,却有些“奢侈”。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在推进全民阅读的过程中,中国1700多万视障人士的阅读需求还不尽如人意。

 

金陵图书馆的盲文书

 

  价格是普通图书的四五倍,盲文出版“道阻且长”
  4月初,张凌妈妈买了一本盲文版《草叶上的歌》,汉字书的售价是9.5元,而盲文书的价格是43元。“4到5倍是正常的,有些书籍差价在几十倍,尤其是一些成套的书,价格会更贵。”金陵图书馆分馆建设部主任孙振强说。
  投入成本高、生产周期长、书籍笨重携带不便,和普通读物相比,盲文图书出版有很多难以克服的困难。
  成立于1953年的中国盲文出版社,是出版盲文图书、大字书籍、有声读物和无障碍影视等视障人士文化产品的专业出版社,也是我国唯一一家盲文出版机构,而2019年中国各类出版社的数量为585家。
  出版社副研究员杨阳告诉新江苏,由于盲文纸的材料特殊,厚度与韧性均有标准,必须由专门的造纸厂生产提供,这就决定了盲文的造价要高于普通书籍。
  “盲童孩子义务教育阶段的教材,通常定价不到成本的10%,日常读物的售价也在成本的30%以下。我们这一行没有生意,只有公益。”杨阳说。
  “盲文图书每面至多容纳310个汉字,一本很薄的读物制成盲文图书后,体积和厚度要增加10倍。”大、笨重,是视障群体对盲文书的统一评价。
  “缺人,缺钱。”杨阳用两个词形容出版社的现状,尽管有国家财政的支持,但盲人出版事业发展起来很困难。
  不止是亏着卖书,免费借阅的过程中也会有损耗。“邮政小包寄盲文书是免费,但如果书在路上丢了,我们就得重新寄一本新的。”

 

  纸质阅读是“奢侈”,借书要“看运气”
  “我们的纸质书用户有5万人,电子读物用户在10万左右。”位于北京的中国盲文图书馆典藏借阅部副主任朴栋淑介绍,“十三五”期间,图书馆实体书平均每年借还的数量为13000多册,“这个数据说明,借到纸质书籍的盲人是极少数。”
  “为了培养张凌的阅读习惯,我在南京图书馆、金陵图书馆和中国盲文图书馆都办了借书证,每个月都借。”张凌妈妈说。
  目前,南京图书馆共有盲文书刊、有声资料30000余册(盘),金陵图书馆馆藏2000多册盲文图书。但这些书很难满足江苏19万持证盲人的阅读需求。
  “盲人的阅读速度是比较慢的,一本《红楼梦》他们可能要读一个半月的时间,除传授技能的,如按摩类的书籍外,大部分的书图书馆都只有一本,一个人借走了,其他的读者就借不到了。”孙振强说。
  据中新社报道,目前市场上的盲文图书出版主要以教材教辅、医药保健等,书籍种类还有待增多。“这比十几年前好很多了。”杨阳介绍,“十一五”期间出版社平均每年出版446种图书,到了“十三五”,增加到了1000多种。2019年中国出版新版图书为22.5万种,盲文图书的种数还是太少。
  偶然的机会下,张凌妈妈加入了中国盲文出版社读者社群,在这里,她可以给孩子买书。“老师会在社群里不定期地发布书籍目录,但也不是什么书都能买到,要看运气。”
  视障孩子在盲校时,能读到不少书,一旦毕业离开,纸质阅读多成为“奢侈”行为。59岁的王震东比较幸运。在盲人按摩还不普及的年代,他便在广州、福建学了手艺,退休前独自在南京经营着一家盲人按摩店,这让他有了更多资金购书。“像《古文观止》《项羽本纪》这些书,我都是整套买回来,细细‘摸读’。”

 

智能听书机

 

  操作不易,智能听书机如何更智能?
  “听书机要连接无线网络才能同步有声电子书资源,我家里的网速不好,老掉线。”一位视障读者的家属告诉新江苏。自“盲人数字阅读推广工程”推广以来,越来越多的视障人士开始拥抱互联网,使用智能听书机和手机获取信息文化知识。
  智能听书机形似老人机,触发每个指令时都会发出声音,囊括电子书、数字图书馆和网络收音机等十大功能。电子书部分包含古典文学、外国文学、散文、按摩知识等多个类别。
  “现在电子图书很方便的呀,就和年轻人看电视一样的。平时(听书机)就开着,一放就是一整天。”60岁的马伟进从南京图书馆借了一台盲人听书机,一边听《双城记》一边给做饭的妻子打下手,是他惬意的退休生活。
  但并非所有的盲人都习惯使用听书机。“我还不太熟练,刚听时觉得读的速度太快了,我们家宝贝跟不上。很多书都只适合老年人听,适合孩子的少。”张凌妈妈借了一台听书机后,没用多久就闲置了,她琢磨着尽快还回去。
  已经借出的智能听书机评价不一,而更多的听书机,还躺在图书馆,等待着它的主人。“截至目前,我们累计分发出210台智能听书机,这个数据和我们的预想还是有一定差距。一方面是宣传力度不够,另一方面听书机确实在某些方面不太符合用户的使用习惯。”孙振强希望,未来的智能听书机能“更智能”,让更多视障人士能在听中感悟世界。

 

  盲人软件、盲文打印机……再“小众需求”也重要
  “为什么没有专为盲人设计的听书软件呢?”张凌不爱用智能听书机,喜欢智能手机上的喜马拉雅软件听书。但是总是会不小心点到广告,有的节目还要会员,虽然熟悉智能手机操作,他也犯了难。
  “我希望能够在图书馆和社区推广盲文打印机,这样凌凌的学习就更方便了。”相比儿子对听书的渴求,母亲有更多的考虑。几个月前,她曾想帮孩子打印一份习题,遍地寻不到盲文打印机,只好作罢。
  “盲文打印机,其实叫刻印机,价格极高且数量极少。一台生产级别的打印机,价格可以达到六十几万,一台桌面式的打印机至少也要几万块钱。除了专业的生产部门,现在只有盲校和部分图书馆可以看到盲文刻印机。”杨阳说。
  不止张凌,王震东也有自己的“小愿望”。“最近两年出版的书,都是用‘新盲文’,比如以前一横一竖是个十,现在好像不是了,摸到的时候就反应不过来。”
  为了让盲文阅读与交流更加顺畅,2018年7月1日,《国家通用盲文方案》正式实施。此版方案里的盲文沿用现行盲文的符号,没有改变拼写方式,只是对现行盲文的标调规则进行完善,并对声调符号用法进行规范。但对于像王震东这样的老人而言,接受起来有些难度。“要是能有相关的课程教学就好了。”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未来凌凌能融入社会,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在张凌妈妈看来,阅读是勾连起视障人士和现代社会的桥梁,盲文书,是他们生命里的光。

 

  记者手记
  在采访中,当被问到有什么“小心愿”时,受访的视障人士都很“克制”,说没有太多的“奢求”。他们用乐观对待着生活,也用包容和理解感恩社会。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一直格外关心残疾人这个特殊困难的群体,明确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残疾人一个也不能少”。不止阅读,在出行、医疗、教育等诸多领域,我们都要用心聆听特殊困难群体的声音。
  人数再少的特殊人群的需求,也是天大的事。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凌为化名。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版权所有: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指导单位:江苏省新闻出版局 江苏省全民阅读办 主管单位: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 主办单位: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江苏省全民阅读促进会
备案号:苏ICP备10080896号-8  地址:南京市洪武北路55号置地广场 邮编:210005 电话:025-84783597 传真:025-84783531 技术支持: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