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书香江苏在线

搜索
热搜: 活动
微信
qq
weixin
书香江苏在线 首页 各地动态 省直 用文学致敬历史

用文学致敬历史

2021-9-9 13:26| 发布者: shiyun| 查看: 216| 评论: 0|来自: 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摘要: 9月3日,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举办了“战争里的童年--黄蓓佳新历史小说《野蜂飞舞》《太平洋,大西洋》分享会”。著名作家黄蓓佳女士,著 ...


  9月3日,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举办了“战争里的童年——黄蓓佳新历史小说《野蜂飞舞》《太平洋,大西洋》分享会”。著名作家黄蓓佳女士,著名评论家何平先生、文史学家王振羽先生相聚南京市新华书店,进行了一场关于战争、历史、文学、阅读的深度对谈。以下是精彩对谈。

  用姊妹篇直面抗战历史
  黄蓓佳:
  《野蜂飞舞》和《太平洋,大西洋》在题材上有延续性。我先写了《野蜂飞舞》,这本书是抗战题材,讲述了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全中国最好的学校陆陆续续迁至大后方的云南、贵州、四川等地。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在内的多所大学的教授们,带着学生们,带着他们心爱的书、仪器、实验要用的种子和动物,浩浩荡荡、千辛万苦地坐船、坐车、步行,直奔我们的大后方,就为了能在战火中安放自己的一张课桌。在抗战的严峻环境里,老师和同学们就是这样获得了些许做研究做学问的空间,让读书的种子、文化的种子得以保存,让民族的精神、民族的文脉得以绵延不断。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正是这些大学培养出来的人才成了新中国最中坚的建设力量。所以,当年的这个举动,真的是挽救了中国的文化,挽救了中国的教育。
  我觉得今天的孩子应该了解这一段历史,可我翻遍已经出版的儿童文学作品,还没有看到哪本是完全直面这段历史的。所以我想尝试一下,来写一写抗战时期中国的孩子们,写一写那些少年们是如何在那样严峻的环境里长大。于是,我创作了《野蜂飞舞》。里面主人公黄橙子的爸爸是一位大学教授,她家有兄弟姐妹五个,后来又收养了一个养子——也就是黄橙子最青睐的沈天路哥哥。六个孩子在一个叫榴园的小楼里长大。我写了他们成长的过程,以及长大后各自的命运。这就是《野蜂飞舞》的故事。写完《野蜂飞舞》之后,我觉得自己好像长时间沉浸在那个历史氛围中,很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似乎沿着这种感觉,还可以再写点儿什么。于是我又创作了小说《太平洋,大西洋》。故事发生的时间是1945年抗战胜利以后一直到1949年。我写了一个幼童音乐学校,这个学校里有一群热爱音乐的老师和少年们。我描写了他们困顿的生活、他们对音乐的坚持和守望,以及他们所经历的那些不平凡的故事。因为《太平洋,大西洋》对《野蜂飞舞》构成了时间上的承接,所以许多人都把这两本书看成是姊妹篇。

黄蓓佳

  如何叙述历史,考量的是作家的眼光、选择和判断
  王振羽:
  我把《野蜂飞舞》和《太平洋,大西洋》定义为“新历史小说”是借鉴了“新史学”这样一个概念。《野蜂飞舞》和《太平洋,大西洋》都是致敬特定历史阶段的儿童小说。当一个作家选择历史题材来书写,首先要在心里确定的是:历史不是一个刻板的、僵死的、结论性的东西。如何叙述这段历史,考量的是作家的眼光、选择和判断。而在黄蓓佳之前,我们以抗战为背景的儿童文学文本,令人满意的并不多。也许是囿于思维定式,发现不够;也许是文化的制约,对此过于漠视。黄蓓佳在充分研究史料的基础上,既尊重历史真实,又能从儿童的视角出发,将自己对历史的理解注入其中。因此,她的新历史小说有强烈的现场感,展现出了与大众文化、流行文化完全不同的理解,这是她对一段苍茫历史的满怀温情的致敬。

王振羽(右一)

  《野蜂飞舞》最打动我的是对中国知识分子群体的塑造
  何平:
  《野蜂飞舞》中描写的知识分子群体主要是大学教授,对儿童读者来说,可能会有点儿生疏。但我希望小读者们不要被这个设定干扰,只要带入一下自己的想象,对应到你们成长过程中,那些特别好的、特别有学问的老师,就能读懂这个故事。在《野蜂飞舞》中,黄老师写了很多科学家,有生物学家、农学家、化学家等等。这些科学家就像孩子们熟悉的袁隆平爷爷一样,比如书中写到教授们为了培育一种产量很高的、能够解决中国人吃饭问题的麦子品种而做的努力。可以说,他们从事的研究,对社会的发展、对老百姓的生活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更让我觉得了不起的是,这些科学家、教授们生活在一个灾难深重的年代,当国家陷入战争的时候,他们依旧不放弃他们的研究、他们的教学,这样的坚守让我深受感动。

何平(左三)

  值得反复阅读、能与时间抗衡的大作品
  王振羽:
  我觉得《太平洋,大西洋》最大的特色有三个。
  一是书中呈现的广阔视野。在网络时代、全球化时代,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也要展现出自己的视野和眼光。这部小说名字中的“太平洋”“大西洋”,对应了中国的南京和爱尔兰的都柏林。三个南京少年柳暗花明的探究寻找;爱尔兰老华侨电邮往还的交流;抗战胜利之后到1949年开国大典之间,小城丹阳里一座乱世校园的前世今生……种种故事,都被容纳到这部小说里。这体现了黄蓓佳老师对世界的观察与思考。
  第二个特色是本书的情节。儿童文学不应该仅仅是阳光雨露、鸟语花香,它也要对孩子们展现生活的质感和真实。《太平洋,大西洋》讲述的是一个寻找的故事,而它的结局并不是皆大欢喜的大团圆。在座的小读者们可以通过阅读这部作品,感受到生活原来是充满遗憾、充满残缺的。用小说来向孩子们适度地展现生活的残酷,这体现了黄蓓佳老师的良苦用心。
  第三个特色是本书的叙述结构。在这部作品中,当下和过去、历史和现实交错出现,但读者在阅读时却没有任何违和感,这是一个成熟的小说家才能驾驭的叙事结构。我们有许多文学作品,刚出版时可能热热闹闹,但其实禁不起时间的考验。但黄蓓佳不一样,《野蜂飞舞》也好,《太平洋,大西洋》也好,她的每一部作品里都有稳定的价值观、娴熟的语言和成熟的技巧,是值得反复阅读、能与时间抗衡的大作品。

活动现场

  只有陌生的题材才能激发我的写作兴趣
  黄蓓佳:
  我从17岁时开始写文学作品,今年正好是67岁,我写了50年,写了很多很多的书,有的是给小朋友看的,有的是给小朋友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看的。所谓熟能生巧,怎么写才有趣味,怎么写能让孩子一读就放不下手,在这些方面,我有50年的写作经验。我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一些技巧,来抓住孩子感兴趣的点。
  现在我创作一部新作品,最需要反复权衡的是作品的题材。可写的题材太多了,我这一辈子,在我短暂的能够写作的时间里,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完了。在那么丰富的题材中,我选什么来写呢?我有一些原则。首先它必须是对我而言有些陌生的题材,面对陌生的题材,我会有兴趣思索它、盘玩它、完成它。
  有些题材,年轻作家囿于阅读经历、社会阅历和人生经验,可能无法非常好地驾驭,这个时候,我就希望自己来挑战一下,比如《野蜂飞舞》和《太平洋,大西洋》,这样的题材不是作家们普遍能想到和把握的,那我就愿意尽可能地试一试。

热心读者向嘉宾提问

  应该教孩子读一些有难度的、有深度的书
  何平:
  我觉得现在儿童文学被“分割”得有些过分。在我小时候,读书可不是现在这样的读法。我的阅读生涯是从80年代早期开始的,那个时候,阅读没有被这样细分,小孩子的阅读是从名著起步的。而现在,许多儿童文学作品过分地强调趣味性、幽默感,强调阅读的愉悦、好玩,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在消解文学作品的深度和复杂性,是无视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所感受到的丰富性。
  黄老师作为一位“两栖”作家,她的创作不仅展现了孩子眼里的世界,还刻画了现实世界的日常。阅读这样的作品,不会让读者只有“愉快”这一种体验。我也建议家长们在为孩子选择书籍的时候,不能一味地追求好看,而应该跟孩子的成长阶段相匹配。我们应该教孩子读一些有难度的、有深度的书,一些能引发孩子们思考的书,这才是审美培养的必经之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版权所有: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指导单位:江苏省新闻出版局 江苏省全民阅读办 主管单位: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 主办单位: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江苏省全民阅读促进会
备案号:苏ICP备10080896号-8  地址:南京市洪武北路55号置地广场 邮编:210005 电话:025-84783597 传真:025-84783531 技术支持: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
返回顶部